美国最大律所破产案意味着什么

来源:晟盟所    发布时间:2012-6-1

                  美国最大律所破产案意味着什么
 
  528,美国杜威路博国际律师事务所(Dewey &LeBoeuf LLP)向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联邦破产法庭递交了破产申请,正式宣告这家有着百年历史的顶级律所走向末路,也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律所破产案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杜威路博的债务总额为3.15亿美元,而资产仅为1.93亿美元,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律师事务所是在2007年由Dewey Ballantine LLPLeBoeuf,Lamb,Greene & McRae LLP两家律所合并而成的,在专业领域内声名显赫,鼎盛时期在全球设有26家代表处并拥有1400名律师。然而,随着杜威路博的陨落,这家曾经的业界巨人顷刻分崩离析,几乎所有的合伙人已经离职出逃,加入其他律师事务所。
  杜威路博的破产无疑让人唏嘘,正如前联邦法官理查德•豪厄尔所说,“这是法律界非常沉痛的一天”。同时,杜威路博的衰败也给所有人以警示:这样的悲剧也许并非一起个案,而是暴露出了美国律师行业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倾向认为律师行业,特别是那些擅长企业和证券业务的大型律师事务所,能够较好地抵御经济周期带来的风险。在市场高歌猛进之时,律所主要做公司上市和兼并收购等交易,而一旦经济衰退,律所则承接大量的破产重组案件。事实上,杜威路博的前身之一,Dewey Ballantine LLP就是在大萧条时期靠这种模式迅速发展起来的。然而,2007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似乎打破了美国大型律所这种“坚不可摧”的形象。在2006年曾有150多年历史的Coudert Brothers LLP破产之后,旧金山两家大型律所ThelenHeller Ehrman2008年因为业务不佳而倒闭,雇用超过500名律师的Howrey LLP由于财务困难于2010年解体,再到今天杜威路博的没落,这些看似永不沉没的“巨无霸”们如泰坦尼克号纷纷撞上冰山沉入海底。
  从表面来看,以杜威路博为代表的大型律所之所以倒闭,是因为全球金融危机所导致的市场萧条,业务量急剧下滑,导致收入难以支撑自身庞大的开支。可仔细分析之下,我们不难看出,杜威路博的破产实质上反映出的是美国大型律师事务所长期以来在经营和治理中的弊端。
  律师事务所作为法律专业服务的提供者,其生存与兴旺取决于内外两大因素。于内而言,律师事务所这个组织形态从出现之初就无比强调其“人合性”,即组织成员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关系。最早的律师事务所皆以合伙组织的形态出现,所有合伙人对律师事务所经营过程中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如此,只有理念相同、互相信任的律师才会加入到一家律所之中共同开展业务,这从内部确保了组织内的凝聚力和使命感。于外而言,律师行业作为一个服务型行业,必然离不开客户对其的信任。而要取信于客户,律师必须勤勉敬业,始终忠诚于客户,提供高质量的专业服务。正如一名评论家所说,一家律所唯一有价值的资产就是它的客户。
  然而,随着一些律师事务所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对内和对外的两大立足之本似乎渐渐被抛于脑后。传统中以合伙为组织形态的律师事务所,虽然坚持“人合性”,但受制于无限责任制度,并不能像一般股份公司那样快速扩张规模,吸收大量新成员。为了克服这一问题,法律创设出有限责任合伙这一形态,让合伙人也得以享受到公司法中有限责任制度这一好处。如此一来,律师事务所可以放心引入新的合伙人,其在意更多的是该名新合伙人是否能带来大量业务,而非该名合伙人是否与其他所有合伙人品性相投。
  久而久之,律师行业中便出现了一种不太好的风气。大型律师事务所把能够带来丰厚业务的律师视作金矿,将吸引这些律师加入本所视为自身扩张发展的唯一途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各家大型律师事务所不惜开出巨额薪酬来笼络“杰出人才”,甚至彼此之间展开“挖人大战”,最终让自己背负上沉重的财务负担。比如,杜威路博即使在业绩不景气的年份,也坚持向合伙人提供数百万美元支付担保,以便“维持军心”。这样的做法完全违背了律师事务所机制的初衷,导致众人摒弃了合伙人制度下本应有的忠诚、协作和平等的理念,把律所完全视为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赚钱机器。
  正是在这种金钱至上的逐利思维引导下,大型律师事务所在服务客户的态度和质量上也大打折扣。律师们不再视客户为上帝,而是把客户看作可以随意剥削和欺骗的“冤大头”。近些年来,各大律师事务所理所当然地向他们的客户索取每小时几百美元的高额咨询费,让客户承担自己的全部开支,但同时却很少对所提供的服务质量予以保证。长此以往,许多大型律师事务所逐渐偏离了服务业的核心要求,没有在改善工作效率、减低运营支出和提高服务水平上下功夫,反倒把所有精力投入到高薪挖人的粗放式增长策略上。当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时,客户乐于慷慨支付这些巨额的法律服务费用,合伙人们往往被轻易而来的大笔收入所迷惑,产生错觉认为这样一种“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增长模式可以永远持续下去,进而继续大手大脚增加开支。正如印第安纳州大学法学教授威廉•亨德森所说,“当今大型律师事务所的问题恰恰在于过去几十年所取得的不可思议的成功,这让合伙人们内心拒绝去思索新的业务模式”。
  当金融危机来袭,这些律师事务所的传统客户——大型金融机构纷纷倒闭或勒紧裤带过日子时,以往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客户们开始抱怨大律所开出昂贵的账单,甚至找来财务顾问审计账单中的每笔开支或者转投那些收费更低但工作更有效率的律所。在这样的突然转变之下,像杜威路博这样无法适应的老牌律师事务所最终轰然倒塌。
  杜威路博的破产再次提醒整个律师行业应当时刻牢记自身立足之本:怀揣相同理念共克时艰,凭借专业知识和职业操守为客户提供最佳服务。过去的经济繁荣成就了一大批财大气粗的律师事务所和百万美元年收入的成功合伙人,不过危机之下,整个律师行业如今面临巨大的变革。虽然社会和市场对于专业法律服务的需求不会消失,但是从长远来看,律师事务所只有提供更高效的服务才能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生存下来。面对这种挑战,大型律师事务所都将无法逃避抉择:是主动进行变革回归本源,还是接受被淘汰的命运。